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极端天气频发凸显全球气候变化风险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成为全人类以及全球经济经受的重大“黑天鹅”事件。而疫情的发生也推动全球多国政府更加重视人类的生存安全以及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此基础上,应对气候变化成为了其中关键的一项议题。而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预计将成为威胁全人类生命安全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的“绿天鹅”事件。

  一般而言,与气候相关的风险主要分为三类,分别是物理风险、转型风险以及责任风险。而其中最容易被大众所看到和感受到的则是由飓风、洪水等气候灾害造成直接财产损失,进而导致金融和宏观经济不稳定的物理风险。

  世界经济论坛在其发布的《2020全球风险报告》中提出,在调查的10年展望中,按照概率排序的全球五大风险首次全部为环境风险,其中直接与极端天气与自然灾害相关的是带来财产损失、基础设施损失及人命丧失等重大损害的极端气候事件,以及导致人类及工业资源严重枯竭和地震、海啸、火山喷发及地磁暴等主要自然灾害事件。

  事实上,今年年初至今,频繁出现的极端天气再度给全人类敲响了警钟。今年2月,美国得克萨斯州曾出现了一次史上罕见的极端寒潮天气。寒潮天气在危害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的同时,电网也因为无法负荷大量用电而出现了持续多天的“用电荒”,进而导致得克萨斯州数百万人遭遇停电。而在6月,得克萨斯州在酷暑热浪下再度遭遇用电紧张。在6月20日正式入夏前,得克萨斯州部分地区的温度就已超过100华氏度(37.8摄氏度)。连续多日的极端高温天气让该州的电力系统再度面临挑战。与此同时,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电力需求也因极端高温天气而激增。此外,加利福尼亚州的干旱状态也有所加重,该州民众还面临着缺水的困境。

  除高温天气外,暴雨洪水灾害也在轮番发生。近日,德国正遭受暴雨和洪灾的冲击。截至当地时间7月19日晚,暴雨洪灾已经造成了165人遇难,大量民众受伤或失踪,这也是德国近60年来遭遇的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灾区视察时直言场面“令人感到可怕”,并表示将加快经济援助的速度。德国财长肖尔茨也表示,将立即拨付3亿欧元的救灾资金,后续将投资数十亿欧元用于重建被洪水毁坏的房屋、道路和桥梁。除德国外,比利时、荷兰以及奥地利等部分欧洲国家也遭遇了洪水灾害的冲击。

  世界气象组织日前表示,一个由顶尖气候科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的快速归因分析结果显示,如果没有气候变化的影响,6月底美国和加拿大部分地区创纪录的热浪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而由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气候变化使得热浪发生的可能性至少增加了150倍。尽管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与美国西部和加拿大记录的前所未有的热浪事件之间存在明显联系,但整个北半球的天气模式显示了今年夏天不寻常的“行星波状模式”,这给各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炎热、干旱、寒冷和潮湿。

  由此可见,包括暴雨、洪灾、旱灾、飓风以及山火等在内的极端天气以及自然灾害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命健康安全,并且给人类社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财产损失。这些极端天气和灾害发生的频率以及剧烈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应对和解决气候变化相关风险迫在眉睫。

  波士顿咨询(BCG)和全球金融市场协会(GFMA)的联合研究显示,《巴黎协定》呼吁采取措施,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工业化前温度水平的2℃以内,并争取将升温幅度限制在1.5℃以内。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全球经济必须开展变革。其中,银行和资本市场作为资本供给和需求的中介——贷款者、安排者和投资者,在这一转型中都扮演着关键角色。只有公共部门、社会部门、实体经济和更广泛的金融领域在新年伊始更迅速、更大规模地采取一整套互补行动,才能成功调动银行和资本市场的公共和私人资本,为气候转型提供资金。

  此外,气候金融市场结构(CFMS)必须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在更广阔的地理范围内扩展。未来30年,为将升温幅度限制在1.5℃以内,气候相关资金总额(例如减缓气候变化专项融资)必须累计增加到100万亿美元至150万亿美元以上,即全球平均每年3万亿美元至5万亿美元的投资,用于排放量占全球排放量75%的十个行业的脱碳。

  另外,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开始行动,纷纷设立了自身的碳达峰以及碳中和目标。而对碳进行定价,成为越来越多国家推动碳减排的方式。不过,近日欧盟宣布设立的碳边境调整机制(CBAM)正在引发争论。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警告称,欧盟7月14日宣布的碳边境调整机制可能会改变贸易模式,有利于那些碳效率高但对减缓气候变化作用不大的国家。UNCTAD认为,该机制可能有助于避免“碳泄漏”,但它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下降0.1%,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成本将变得更高。“欧盟可以考虑利用CBAM产生的部分收入,加快清洁生产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的推广和吸收。”联合国贸发会议代理秘书长伊莎贝尔·杜兰特说,“这将有利于绿色经济和培育更具包容性的贸易体系。”

责任编辑:杨喜亭